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锐评 >许善达:美国税改,中国受到的冲击超乎想象
许善达:美国税改,中国受到的冲击超乎想象
2017-12-08 10:27:38|来自:
1171

 2017年12月2日,特朗普税改法案获美国参议院通过,对全球主要经济体将产生重大影响。
早在2017年5月,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就曾预判特朗普减税会成功,将再度吸引全球资本流入美国并对中国制造业及税收政策产生重大冲击。《价值线》特编发其早先关于特朗普减税预案的观点,供读者参考。 


近几年世界经济有好几次重大波动,我们的经济学家都没有很好的预测到。比如说2008年的金融危机,有些经济学家甚至预测不会爆发。我知道,美国高盛有几位经济学家是提前预测到的并写了报告。

还有,当时的石油价格一桶涨到147美元,我们的经济学家也没预测到石油价格还会跌到50美元以下。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一位专家问我们:“你们中国对于大宗商品降价有什么应对准备?”中方几位专家包括我在内竟然没有任何回应。谁也没有想到大宗商品会出现这么大的降价,特别是石油价格会降这么低。

在有些重大事情上我们不仅没有预测到,还出现了一些误判。比如:美国打伊拉克和利比亚。有人说,美国没捞到石油,反而中国等国到伊拉克买了几个油田,好像拣了个便宜。美国打伊拉克、打利比亚,最关键的是确保石油美元。这两场战争打完后,石油出现了大幅度的降价,因为美国的页岩气技术取得了突破。实际上,页岩气技术突破早就有信息,但就是没有人预测到这项技术的突破会给全球能源结构、能源产业带来如此大的影响,更没有人预测到这项技术会造成全球能源、经济和外交政策的调整和变革。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我们搞了几万亿的投资拉动,这对政府来说是比较容易的事,就是批项目嘛!可是到2015年,这种形式的发展效率急骤下降。投资产生的GDP下降,投资形成的资产下降,投资带来的消费下降,再想通过提高杠杆率来扩大投资这条路是走不下去了。

现在迫切需要我们研究的是“未来还会有什么新的重大的变动?”我认为,这个新的重大变动主要是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涉华经济政策。当初我们对特朗普能不能赢得选举,能不能实施他在竞选中提出的经济政策,是没有预测到的。我们在应对他的经济政策上显得不够及时,甚至有些被动。

 

特朗普当选,四大利空冲击中国经济

在研究预测特朗普的涉华政策时,有4条是大概率事件,需要我们好好研究并做好应对。

第一条是美元升值。实际上在特朗普就任总统之前美元就升值了,还要继续升值。最近美联储发出的信号已经非常清晰了。当美国的经济增长达到2%就算是很热了,就要通过加息给经济降温。现在美国的GDP为百分之一点多接近2%,而特朗普总统最终要实现百分之三点几的增长。为实现这个目标,他还要出台一系列的政策。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肯定不会是下降的。如果继续上升,那加息就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美联储加息对中国至少会产生两个比较大的影响:

一个是国内的货币政策。因为我们国家发货币很大一部分是基于我们的外汇储备。所有外汇都要我们的政府、人民银行收购,然后把人民币放出来。所以说,人民币M2GDP很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外汇所放出的货币数量非常大。

现在我们的外汇储备已经降到3万亿左右。也就是说,人民币发行的量可能不再增加甚至会减少。有的专家说,中国的杠杆率和增长率是正相关的,要去杠杆就会使得GDP下降。2015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说,去杠杆就是“三去一降一补”。2016年的经济工作会议对于去杠杆又加了个前置条件,说是在维持总杠杆率不变的前提下降低企业杠杆率。言外之意,就是说政府和居民的杠杆率可以适当提高,但总杠杆率不能再提高了!

然而,去年的杠杆率并没有降低,怎么做才能在政府和居民杠杆率有所提高的前提下降低企业杠杆率呢?这是一个挑战。这和我前面讲的由于外汇发行人民币的数量会大幅度减少就有联系。所以,2017年我们国家的货币政策特别是货币这个量的变化,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

美元加息的第二个影响是,因为美元加息,全世界的资金都会向美国流动。人民币跟别的货币的汇率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而美元对所有的货币总体上都是升值了。这就必然会产生一个效应,即全世界的资金流向美国。

我想在中国也会有一部分资金流向美国,特别是民营企业的资金。因为国有资本往哪里走,不是企业看哪儿好就去哪儿。但是我相信民营企业的资金,有一部分会随着这个趋势而流向美国。

2017年,在美元对人民币继续升值的情况下,我们的民营企业有多少还在国内投资,这就是一个大问号。如果民营资本投资增长率仍然不高的话,那整个经济增长依靠什么来实现?

第二条是贸易战。特朗普在竞选中说要把中国确定为汇率操控国。如果这样,他就会给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增加45%的关税。他即使不把我们定为汇率操控国,他也要采取反补贴、反倾销等贸易战手段,对我们出口到美国的一些商品加大关税。今年130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终裁,说从中国进口的大型洗衣机对美国相关产业造成了实质损害,决定对中国厂商征收32.12%至52.51%的反倾销税。一个是22日美国商务部裁定,从中国进口的不锈钢板和钢带获得了补贴,并以低于合理水平的价格在美国市场倾销,所以他要加75.60%的反补贴税率。

我认为,这事还没完,未来他还会选一些商品来加关税。从这两个信号看,这么大的关税,基本上是宣布美国要对这些商品进行彻底封杀。汇率操控国只是一个手段。我认为,没有这个手段他也会打贸易战。

 

美国在研究如何打贸易战,中国却没准备

 

不久前,有位美国记者跟我们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对话。这个记者问,你们中国是不是已经准备跟美国打贸易战?这个外交部的发言人回答,贸易战对双方都是不利的,说了好多话,就是没有回答中国打不打贸易战。看来我们还是没准备好,打不打?怎么打?还没想好,所以他只说贸易战对双方都不利。

 美国现在的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前些年就写书说,是中国的商品把美国经济搞垮了!现在他当上了国际贸易委员会的主席。你想想他会对来自中国商品听之任之吗?我认为他们现在正在准备之中,未来还要选什么商品、加多少关税?对此,我们怎么应对?特别是我们对美出口的企业,哪些会被列入加税名单?要提前有所考虑。如果像前面讲的加50%70%的关税,基本上是把出口美国的通道给堵死了。

 第三条是特朗普要让制造业回归美国。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对很多企业放话,谁不撤回美国生产就给谁加税,现在已经有一些企业答应回到美国办厂了,包括美国自己的企业,还有日本的、韩国的、欧洲的等等。

 对中国来说,一个代表就是曹德旺的福耀玻璃。生产场所一变,他的各项成本就都变了。比如说能源成本,劳动力成本,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市场因素。

 最重要是什么呢?是美国政府也在招商引资。他虽然花了1000多万美元买地,但因为雇佣了1100个蓝领工人,政府又给他补了1700万美元,相当于那块地没要钱。现在看,特朗普之所以能够竞选成功,很重要一点就是他要给蓝领的人找到就业机会。

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极偶然的小概率事件。包括中国,其它国家要出口到美国的商品生产企业,还有一部分会搬到美国去。当前我们正在去产能,我们的家电比如洗衣机原本不存在过剩的问题,经他这么一搞,一加关税,一打贸易战,出口出不去了,也会出现需求下降,也会出现过剩。2015年、2016年我们在研究去产能的时候,根本没考虑这类产品的产能过剩,现在看来,2017年和未来一段时间我们是不得不考虑了。

 

美国降低企业税可以实现,中国税收思维要变

 

关于特朗普减税,有很多人对这个表示怀疑,他这样降财政怎么办?我的判断,他是能降下来的。我觉得这里面有几个因素:一个是美国仍然拥有发行国债的空间。全世界的资金都上美国去了,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可供他发债。另一个是他的军费会节省一部分。目前他已经要求驻扎国分摊海外美军的军费。第三个是他扩大制造业、恢复制造业,实际上是要扩大美国的税基。按照他之前说法,要让美国的GDP实现百分之三点几的增长。对美国来说,GDP2%左右提高到3%甚至还多,税基会扩大近一倍。再怀疑他减税减不成,是站不住脚的。

如果实现了这个减税,就会吸引更多的资金到美国去。这些资金到美国后,他绝不会去搞那些低端的制造业。他会把这些资金投入到高科技领域,重点鼓励企业研发和创新。我觉得,美国很可能又在酝酿一个新的发明创新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对后发国家的经济增长,对各方面的利益分配,就会出现一个新的格局。

 然而,就在人家一方面大幅减税、一方面大量吸收全世界的资本、一方面振兴本国制造业的时候,我们还在讨论企业的税负高不高?有些人还说我们的企业税不能再降了。如果美国的企业税真降到15%的话,我想对我们的税收压力会更大。 

过去我们的税收理论,都是对一个封闭的经济体而言的,很多政策效应都局限于一个封闭的经济体里面。我出个什么政策,就能起到什么作用。当一个经济体开放了以后,原来封闭的税收理论、税收政策就不再适合新的多个开放的经济体了。

 

附:特朗普税改前后对比图


特朗普.jpg



 

链接:

特朗普 税改对中国有何影响,该如何应对?

美国加息我们可以配合加息,顶多刺一下地产泡沫,但是美国减税我们却无法跟上,税务上一减一加之间,必然导致我们的产业、资本和人才的外流。而泡沫的刺破和产业的外流,必然会导致中国经济的大规模动荡

 

第一,刺激在华的美国资本回流

由于更低的税负环境,更透明的政商关系,以及对冲人民币贬值的影响,在中国的美国资本,将更有动力撤离中国,尤其是在特朗普税改法案里对海外利润回流的税收框架的改变,会更进一步刺激美国公司的撤离。美国资本的撤离,一方面会降低就业和居民收入,但另一方面也给中国本土企业以新的发展机会。外资的撤离,会给这些本土企业重新发展的机会。但没有了「鲶鱼效应」,行业如何实现迭代升级,又将是经济面临的新的问题。

 

第二,资本外流的压力

资本外流的压力,除了外资企业的利润回流和投资撤离之外,还表现为金融市场资本外流的压力。

随着减税计划的实施,美国经济将获得消费和投资增长的强劲支撑,其经济表现很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内一奇绝尘。届时其资产价格的表现,也可能在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下,优于中国市场。资本追求更高更确定的收益,自然会有动力流入美国。

 

第三,人民币重回贬值通道

今年初以来,人民币从6.9的水平一路高歌猛进,升值反弹至6.4的高点,又重新进入下降通道,贬值到最新的6.6.

在特朗普税改落地后,叠加美联储持续的加息和缩表,我认为人民币的贬值压力,远未释放。未来的一段时间,人民币将重回贬值通道,未来一年之内,有相当可能继续回到7附近。

强势美元,叠加资本外流的压力,对人民币来说,就构成了双重的贬值压力。

中国的资产价格泡沫将被动萎缩。

众所周知,这里的资产价格泡沫,指的是房价。

在“冻楼’的行政干预与严格的资本管制下,资产价格的破裂,发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随着美国经济三大组合拳的持续施压,中国资产价格泡沫,将持续承受被动萎缩的压力。

这三大组合拳即是:加息+缩表+减税。

逻辑简单而清晰。

留给中国的时间不多了,如何应对?

可以想见,我们国家也不会被动和消极地等待着美国这轮大规模税改政策造成的严重冲击,许多政策也会跟随甚至主动推出:

 

一、进一步从严控制海外不属于国家鼓励产业的投资

各路枭雄和大佬无视国家战略,大规模内保外贷转移资金造成的2015-2016年股灾和汇率跳水,教训已经足够深圳。面对美国税改可能造成的资金回流美国压力,外汇管控更是只有从严,没有放松的余地。

二、跟进企业减税

适当放宽企业许多企业反映强烈的2008版劳动合同法政策。甚至大规模环保整治的力度,也可能放宽尺度和放慢进度。提高劳动者权益,保护青山绿水,出发点当然好,但多少出口企业已经迁移到东南亚甚至东非。如果一边美国在减税、放宽环保和劳工政策高标准,另一边我们维持当前税制和提高劳动、环保保护标准,内外两个政策走向的高度水位差下,可能导致部分实业加速回流美国,冲击我国的经济发展。

 

三、房产不能再放任炒了

本来已经迈入老龄化的关口,居民可加杠杆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大规模技术进步又是可遇不可求,继续放任房价上涨只会透支人民币信用。再加上美国减税吸引资金回流,如果房价再上涨,势必会面临更大的资金外逃和汇率贬值的压力。

 

四、消费税、房产税乃至遗产税步伐将会提速

要对企业减税,那头就得开辟新的财政收入来源,否则一旦造成严重财政危机,经济和社会秩序都会受到影响。征收消费税、房产税乃至遗产税,不仅可以开辟持续性的财政收入来源,而且具有消除阶层固化、促进全社会重拾奋斗精神的正面作用。否则坐拥一二线城市中心城区几套房产就可以几代人悠哉舒坦,其他人哪怕奋斗到北大、清华博士或科技专家也买不起一套好的房子,这个社会就没有奋斗的动力。阶层固化的严重负面影响,晚明的崩溃就是最好的例证。

 

五、努力开辟出来大规模量级的经济增长点

国家会加速电动汽车、集成电路、5G、大飞机等大规模新兴产业的攻坚和突破,努力开辟出来大规模量级的经济增长点。尤其在京东方液晶面板不懈坚持终获突破的成功案例下,不会有轻易放弃的理由。也会加快国内汽车、电气、能源等许多领域大型国企的重组和整合步伐,结束长期各自为战、多而不强的混战书面,用国内庞大市场规模的优势,辅以股权激励和吸收社会资本入股,努力打造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龙头企业。

 

六、“一带一路”的抓手会继续得到重视

虽然中亚、中东、巴基斯坦等许多地区形势不稳定,但开拓东南亚、非洲等海外市场的形势值得期待。

 

七、社保医疗等保障可能会调整

由于财政收入增速的下降,可以预见的,国内许多地方的社保、教育、医疗等民生行业,不会再有过去财政投入不断增加、皆大欢喜的局面。2017年以来的医保控费、好的西药越来越难开,已经呈现端倪。以后像美国一样,社保、教育、医疗乃至社会治安只提供基本保障,好的公共产品要靠自己付费购买,可能也会成为国内越来越多人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价值线
D80期 | 封面报道
华西村资本迷局
往期检索
--选择年--
2018
2017
2016
--选择月--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精彩瞬间
  • 日长篱落无人过, 唯有蜻蜓蛱蝶飞
  • 日长篱落无人过, 唯有蜻蜓蛱蝶飞
  • 日长篱落无人过, 唯有蜻蜓蛱蝶飞
  • 日长篱落无人过, 唯有蜻蜓蛱蝶飞
  • 日长篱落无人过, 唯有蜻蜓蛱蝶飞
  • 足球宝贝:胸部停球
  • 足球宝贝:颠球
  • 足球宝贝:头顶球
  • 足球宝贝:蝎子摆尾
  • 足球宝贝:倒挂金钩
南京价值线数据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2-2015 valuelin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353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