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锐评 >杨伟民:把"低端人口"赶走了 那就得承受高成本的痛
杨伟民:把"低端人口"赶走了 那就得承受高成本的痛
2018-08-02 10:14:11|来自:
603

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

 “第二届国际城市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8月1日在成都举行,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出席并演讲。

  其表示前一段时间的“抢人大战”完全背离了城市化“社会分工”的规律。杨伟民表示,城市是不同职业的人组成的,城市化之所以成为必然是因为城市的效率高,效率高是因为城市的社会分工可以不断细化深化,互相创造需求和供给。你给我看病,我给你清理垃圾,你给我孩子教书看病,我卖给你油盐酱醋等等。


  许多城市都要建成高大上的功能,比如说都要想成为科研中心,但是建成科研中心光有科学家就能建成吗?科学家也要吃喝拉撒,也要有人为他服务。“只要白领,不要蓝领,城市根本无法运行。”

  城市居民现在都抱怨,特别是特大城市居民,都抱怨保姆护工贵。杨伟民认为,这有劳动年龄人口减少的因素,但也和所在城市的政策有关。“你把所谓的低端人口都赶走了,那就得承受高成本的痛苦。”

  他认为,更严重的全局性的问题是,我国现在还是中等收入国家,但已经呈现未富成本高的状态,其中人力成本的大幅度上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的城市政策缺乏包容性,只让农民工进城干活,不让他们在城市落户,表面上看降低了城市的公共服务费用,但助推了全社会人力成本超阶段快速上涨,对保持竞争力十分不利。

价值线
D80期 | 封面报道
华西村资本迷局
往期检索
--选择年--
2018
2017
2016
--选择月--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精彩瞬间
  • 日长篱落无人过, 唯有蜻蜓蛱蝶飞
  • 日长篱落无人过, 唯有蜻蜓蛱蝶飞
  • 日长篱落无人过, 唯有蜻蜓蛱蝶飞
  • 日长篱落无人过, 唯有蜻蜓蛱蝶飞
  • 日长篱落无人过, 唯有蜻蜓蛱蝶飞
  • 足球宝贝:胸部停球
  • 足球宝贝:颠球
  • 足球宝贝:头顶球
  • 足球宝贝:蝎子摆尾
  • 足球宝贝:倒挂金钩
南京价值线数据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2-2015 valuelin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353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