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木鸟
皓元医药IPO:6年前卖出子公司,按280倍估值再买回!

10月9日,因专利相关问题,上海皓元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皓元医药)被上交所上市委暂缓表决。

“先上车后补票”,核心专利或无效,专利垫底的航亚科技,这次IPO悬了?

今年5月,无锡航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亚科技)登陆科创板申请被上交所受理,经过4个月的接连问询后,终于跌跌撞撞过会。 价值线研究院曾报道过:航亚科技此前暴露出来的问题包括,创始人离奇转让股份给现任实控人,曾为国企掌门的严奇;公司大批管理层及技术人员来自于严奇“老东家”——国企无锡透平叶片有限公司等。 9月4日过会后,航亚科技迟迟未拿到证监会同意注册的批复,这在创业板IPO公司中非常少见,到底发生了什么? 价值线研究院发现,航亚科技存在着严重的专利短板,在申报科创板之际,发明专利尚未达到证监会《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中,要求发行人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5项以上的门槛。在申报期间航亚科技才获批了两项新专利,涉嫌“先上车,后补票。” 2020 年 5 月 12 日,航亚科技收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复审和无效审理部寄发的针对公司专利号为ZL201611126942.X “一种精锻叶片型线修整的方法”的《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如果该专利被判无效,航亚科技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数将达不到证监会要求。 在同行业可比公司中,航亚科技的发明专利也属于垫底。科创属性成为其最大软肋。

惠泰医疗IPO前夕,大客户偷偷换“马甲”?还有客户紧急入股!

价值线研究院在此前的报道——啄木鸟 || 惠泰医疗IPO疑云:实控人和大客户之间啥关系?是否曾借他人代持大客户股份?一文中,对拟在科创板IPO的深圳惠泰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惠泰医疗)与大客户北京开运瑞通科贸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开运)之间的关系提出了质疑,不但惠泰医疗实控人旗下企业与大客户名称类似。公司实控人成正辉与其子之母田继武,与北京开运大股东姜兰合作成立多家公司,其中关系盘根错节。 招股书显示,北京开运2019年退出了大客户行列。但北京开运实控人姜兰的亲属,又成立了一家名为上海沐禹贸易中心的公司,承接了之前北京开运与惠泰医疗之间的贸易往来,招股书中并未披露。 为何在IPO前夜,大客户选择更换“马甲”,是否在给监管部门布疑阵? 而在惠泰医疗IPO之前,还有大客户紧急入股,是否牵涉利益输送?

上海拓璞IPO:连续3年亏损,连续两年资不抵债,还陷专利诉讼……

7月28日,连续3年亏损,两年“资不抵债”的上海拓璞数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拓璞),迎来了上交所的再次问询。 尽管科创板未对盈利有硬性要求,但公司的连年亏损还是让投资者捏一把汗。 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分别为-4,239.42 万元、-1,358.79 万元和-1,281.39 万元,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 9,749.60 万元。 公司营收如过山车般“大起大落”,还涉嫌“赔本赚吆喝”,2017年毛利率仅1.35%。 公司客户高度集中,前五大客户收入在报告期内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98.01%、95.94%和 87.74%。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IPO之际,公司又遭遇专利诉讼……

久美股份IPO:4年5换财务总监,核心数据频 “打架”,前股东陈少忠违规减持

近日,与造船业紧密相关的苏州久美玻璃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久美股份”)创业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但一个有趣的细节是,作为一家新三板摘牌企业,公司披露的招股书与此前在新三板挂牌时相比,出现了多项数据“打架”的情形,甚至“战况”激烈——归母净利润这样的重要数据,竟然在两年间累计相差1600多万元。 而公司4年换了5个财务总监,这在拟IPO公司中着实少见。 不仅如此,围绕久美股份,我们还能发现陈少忠的身影,后者是A股上市公司中南文化的创始人,而当前,中南文化已沦为*ST中南,且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更为有趣的是,在久美股份涉及的多起纠纷中,一份裁判文书还向投资者们展现了一家拟上市公司在其成长阶段的一次“小恩怨”。